季琦兩次融資後仍絕對控股公司

來源: 融資    發佈時間:2010/11/3 下午 05:45:46
融資,3月5日,漢庭(HTHT,22.82,-5.15%)連鎖酒店集團(China Lodging Group)向美國證監會(SEC)遞交IPO申請書,登陸納斯達克,擬融資5000萬美元,代號為HTHT。
3月5日,漢庭(HTHT,22.82,-5.15%)連鎖酒店集團(China Lodging Group)向美國證監會(SEC)遞交IPO申請書,登陸納斯達克,擬融資5000萬美元,代號為HTHT。

在這份招股說明書中,值得仔細研讀的有兩個數字:62.67%和5000萬美元。

和去年11月上市的7天(SVN,19.87,-2.02%)相比,創始人何伯權和鄭南雁總計持股48.7%,在漢庭,僅季琦一人持股為62.67%。

和如家(HMIN,51.33,-0.37%)及7天超過1億美元的募資額相比,漢庭此次募集金額還不及它們的一半。

這兩個數字背後還有什麼故事?

兩輪融資背後

之前對漢庭的幾乎所有報導,在2007年中和2008年底,季琦曾在公開場合高調宣布兩輪分別為8500萬和5500萬的融資。

第一輪投資人為鼎暉創投、成為基金、IDG、北極光創投和保銀資本。其中鼎暉創投和成為基金是主要投資方。在招股說明書,最後出現的股權比例分別為,鼎暉8%、成為基金8%、IDG4.63%、北極光創投3.43%、保銀資本1.16%。

第二輪投資人始終沒有透露。記者曾經聽其市場部人士提及,第二輪投資人是第一輪投資額較大的三位。其實事實也並非如此。

通過梳理A輪和B輪投資者的進入歷程,可以釐清漢庭從外部到底拿到了多少資金。

2007年2月,漢庭向屬於季琦的力山投資公司和天使投資人吳炯(現任北極光風險合夥人)分別發行了4000萬和400萬A類優先股。按照約定,在2009年9月,力山投資將其中的一半,即2000萬A類優先股轉給另外一位創始人Zhao Tongtong。

2007年3月,漢庭向IDG發行總額為400萬美元的可轉換本票,雙方約定該本票將在2007年6月轉換為B類優先股。

在6月B類優先股的私募中,漢庭向成為基金、鼎暉、保銀資本、北極光創投和IDG發行了約3200萬B類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價值4100萬美元,每股為1.27551美元。此時,IDG將之前的可轉換本票轉為370萬B類優先股。

在B輪融資的同時,漢庭授予創始人和投資者多項期權。

漢庭將向季琦本人發行470萬B類優先股,執行時間為2007年12月,價格仍然為1.27551美元。

同時,漢庭向上述投資者發行1300萬B類優先股,價格為1.53美元,執行時間相同。這1300萬優先股中,其中1100萬在2007年12月行權;220萬B類優先股於2008年6月行權;面向成為基金發行的480萬B類優先股的期權,最後轉移給北極光創投和吳炯,於2008年6月行權;向鼎暉發行的480萬股,最後鼎暉放棄行權。除此之外,還有一撥310萬股B類優先股,價格為1.27551美元,向成為基金、鼎暉、IDG發行,均在2007年12月執行。

接著,按照一份2008年1月的B類優先股股票認購協議,季琦、Zhao Tongtong,和吳炯又購買1170萬B類優先股,價值1800萬美元。

隨後,根據一系列事先的協議,又在2008年3月和5月,漢庭向季琦發行1306萬B類優先股,價值2000萬美元。在2008年5月,向力山投資發行了1300萬B類優先股,兌換此前力山投資借給漢庭的200萬美元。最後,力山投資的這部分股票又將一半轉給了Zhao Tongtong。

按照這些數字計算,其實進入漢庭的PE、VC資本不會超過7000萬美元,而相反,季琦通過多次輸入資金,季琦和其家人一直保持最大的股東和受益者的地位。

“金融危機前後兩家公司採取了不同的融資手段。”中國經濟型酒店網CEO胡昇陽分析,七天融資的時候是向其他股東借款,漢庭採取了股權融資的方式,意味著季琦自己掏錢可以,但是股權要增加,所以季琦採取了很大比例的股權融資。

毋庸置疑,季琦對漢庭的影響力更大。

“對一個上市公司來說,個人股權多,個人拍腦袋的事情就多了。像七天靠整個團隊的力量,誰說了都不算,還是有點像股份制企業和家族企業的不同。”胡昇陽說。

無獨有偶,一名投資人曾經告訴記者,他的同事曾經因為漢庭融資事宜Pitch(爭取)季琦很久,在此過程中發現,季琦對投資人而言比較強勢,“常被季琦牽著鼻子走”。

“從好的方面說,季琦個人的能力會發揮到極致,而且產品創新,市場節奏會把握得好些,因為他想做就做了,沒有什麼太大的阻力。因為他當時從如家出來的時候,他想做一個高端的品牌'如家和美',如家董事會基本就否定了這個項目,可能也是這個原因,他希望有話語權,決策權。 ”胡昇陽評價。

為什麼只是5000萬美元

和此前漢庭吸納的投資基金7000萬美元相比,5000萬美元的融資規模看起來相當遜色,如同一輪小規模的私募。

在迅速擴大規模的經濟型酒店行業,通常一家酒店的前期投入為100萬-200萬元,玩家們都需要大量的資金開店。而且在過去三年中,各玩家都在做“千店夢”,相比如家和7天超過1億美金的募資,漢庭為什麼不需要那麼多錢?

一位行業的參與者,目前屬於經濟型酒店前列的一把手給本報發來的郵件中,對關於上市融資額度比較小的原因,他也表示“聽到過類似的評論,業界也覺得比較奇怪”。

他分析可能有幾種原因。

其一,上市的目的是為了融資發展,但是由於市場目前的狀況,對公司的管理層信心不足,或者股價過高,都會造成融資額度的下調。

其二,上市的目的不是為了融資發展,而是為了現有股東套現。在這種情況之下,只要能夠將漢庭的股票在市場上以比較高的股價流通,慢慢套現,也可以達到目的。

其三,上市的目的之一是將可轉債轉化成為股份,減輕債務負擔。

至於壓力方面,記者查閱,漢庭長期負債部分,2008年漢庭負債2700萬元,2009年為8000萬元。相比7天上市時的賬上還有8000萬美元高級債券(2010年10月到期),以及1.1億元短期和長期銀行借款,漢庭算是“寬裕”。

而且,2007年到2009年,漢庭收入分別為2.5億元、8.1億元和12.9億元,前兩年淨虧1.1億元和1.4億元,到2009年已經盈利4300萬元。漢庭在財務方面壓力不算太高。

其四,公司的發展,不需要過多資金,如果融資過多,就會產生浪費。

其五,儘管公司需要,但是對於融資資本的投資回報率並不是很看好,融資過多會產生巨大的壓力。

也有另外一家市場參與者的市場總監向記者分析,漢庭不需要大量資金的原因,是在於漢庭未來的發展可能著力於特許加盟,本身的資金量需求沒有那麼大。

這也許是答案之一。此次漢庭招股說明書顯示,2007年到2009年三年間,漢庭旗下逐步擁有67家、167家和236家酒店。其中,特許經營酒店分別為5家、22家和63家。顯而易見,特許經營的比重越來越高,分別占到8%、15%和36%。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09年年底,漢庭正在建設中的144家店中,有123家是特許經營店。

“國內很多酒店到國外上市,募集的資金都比較少。不想把自己股權過分稀釋掉,把盤子做小,股價就高,對股東是有利的。”胡昇陽分析。

他表示,做直營店需要很大投入,如果漢庭接下來的重點是做特許加盟的話,需要的資金就少。 “上市之前人們往往看收入,上市之後就看規模了,你做到了全國第幾。”胡昇陽說。

四分天下?

漢庭上市之後,國內形成瞭如家、錦江之星、7天、漢庭四家上市公司的格局。

從2009年各自的年報來看,四家均為盈利狀態,其中幾家不約而同公佈下一年的開店計劃,進一步向千店計劃邁進。

與此同時,業界的質疑同樣存在。與其中幾家有業務往來的旅遊行業人士對記者表示,經濟型酒店本身經營壓力很大,現在高出租率的維護費用是不可持續的,長期的高出租率帶來設施損耗,設施會在兩三年就需要換,如果不換,服務就跟不上,這樣的大規模投入會帶來營運成本的進一步壓力。

“這是一個典型的泡沫。”這位人士語氣肯定。

胡昇陽頗不以為然。他表示,經濟型酒店每天進行輪換保養,所以像高星級酒店那樣大的改動不存在,“至多就是刷刷顏色”。經濟型酒店產品不會有大的升級,也不會做些標準化的重新改造。他相信,這些不會對運營造成巨大壓力。

“看美國的速8,在美國開到了2100家,在中國肯定沒有問題,這個市場有很多這樣的機會。”胡昇陽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