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威人士解讀中小企業融資三大難題

來源: 代書     發佈時間: 2009/9/16 下午 05:27:09    返回  打印
“民營中小企業融資難,特別是在最近,四萬億刺激計劃裡,信貸上半年增加的很快,有7.38萬億,真正民營中小企業得到的很少。”
“民營中小企業融資難,特別是在最近,四萬億刺激計劃裡,信貸上半年增加的很快,有7.38萬億,真正民營中小企業得到的很少。”近日在“09年中國小企業多元化融資對洽會”上,原全國人大委員會副委員長成思危如此表示。

8月19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專門研究並製定中小企業扶持政策。會議強調要繼續落實促進中小企業發展的政策措施,落實完善政策法律體系,切實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這是金融危機以來第一次,國務院以常務會議的方式探討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

據悉2008年全國新增小企業貸款只有225億元,比上年只增長了1.4%,可是全國的貸款增加了14.9%,今年第一季度全國的信貸規模總量增 加了4.8萬億元,其中給中小企業貸款增加的額度只佔不到5%。在金融危機逐步走出低谷的時候,中小企業融資渠道成功與否,直接關係實體經濟復甦的速度和 質量。

 中小企業融資三大難題

成思危認為,最重要的因素在於是中小企業融資渠道狹窄、融資數量少、融資結構不合理、融資成本高。如對工業增加值貢獻率不到30%的國有企業佔用了70%以上的銀行貸款,但創造了70%的國民生產總值的非國有企業只獲得30%的銀行貸款。

“商業銀行從本質上來貧愛賦,嫌小愛大,嫌農愛城。”成思危說。國內現有的商業銀行體系看,現行商業銀行體系的主體架構並非針對中小企業而設計,大多數商 業銀行的信貸風險評估和成本收益模式並不適應中小企業的特點,因此,僅僅依靠現有的商業銀行體係不可能解決中小企業的融資問題。

資料顯示,截至2008年末,我國中小企業不良貸款率達到11.6%,比銀行業整體平均不良貸款率2%高出9.6個百分點。而且,商業銀行對中小企業貸款的信貸成本和管理成本是大型企業的5-8倍,中小企業貸款利率不足以覆蓋銀行的管理成本和風險。

中小企業融資難,有體制機制的問題,也有中小企業自身的問題,不一而足。國內資金規模最大的擔保行業老大,中科智集團有限公司總裁張鍇雍指出,中 小企業融資難的原因,最後歸納起來就三條:一是中小企業的財務不規範,信息不透明;第二是中小企業抵押不足、風險高;第三是給中小企業的貸款成本高、回報 低。

 多渠道抵押降低融資風險

中小民營企業,特別是小型民營企業的財務管理常常不規範。一個企業幾本賬,財務不透明,要弄清很不容易。大多數中小企業財務制度不健全,財務報表 不規範,會計信息缺乏應有的完整性和準確性。他們常常改變借貸資金的用途,導致中小企業的信用缺乏,成為阻礙中小企業融資的主要原因。

“我們公司做的是技術專利產品,這些東西無法作為銀行抵押物,銀行就不給放貸。”一家科技型小企業負責人向記者表示。

而博弈中的另一方銀行,則在巨額放貸的激流中為了控制風險保證盈利不得不“嫌貧愛富”。 “小企業抵押物價值不達標,貿然提供貸款風險很大。任何盈利的機構肯定都是追求低風險高收益的,這和普通人投資的心理沒有什麼差別”。一位在銀行工作的朋友如此向記者解釋。

信用度高的擔保業,便成了銀行與中小企業之間“聯姻”的橋樑。當然,如果擔保公司的風險控制能力不強,就變成為銀行的信貸風險擋子彈。

“因此,控制風險對擔保業顯得尤為重要。”張鍇庸說。國內擔保行業的快速發展,也為其先天不足埋下隱患。金融風暴吹倒了大量中小企業的同時,擔保公司也因資金斷裂,巨大的代償額引發了另一場“倒閉潮”。

從去年的楚歌四起到今天的元氣復甦,中科智在不斷為自己消劫,目前已經挺過了最艱難的階段。

“公司嚴密的風險管理體系撐過了這一難關。”對於風險控制,多年在擔保行業摸爬滾打的中科智自有一套方法。據張鍇庸介紹,其中最有名的風控管理法為“五步 法”。通過嚴密的擔保過程監控、重大擔保項目風險控制、擔保時間週期合理化管理、與客戶共擔風險的運作機制、客戶群體合理化分佈五個環節,在項目的事前、 事中和事後堅持流程化的嚴密監控,利用長短期限的不同,多元化分攤擔保風險,既能保障客戶的利益又能規避風險。

為了能讓更有有潛力的企業獲得融資,擴大中小企業的抵押擔保種類也很重要,這也是控制風險的一個部分。 “要求企業以不動產作為抵押物,而將許多'輕資產'的公司拒之門外。”張鍇庸表示中科智反其道而行,“1+3個半”反擔保體係就是最好的證明。

據張鍇庸介紹,“1+3個半”中的“1”是指個人無限責任反擔保;“3”是指應收賬款、存貨等動產、股權,以及與知識產權相關的無形資產;而那“半個”才是不動產。

去年底,北京上地軟件園某家高科技軟件企業公司,向銀行貸款時吃了“閉門羹”,原因在於公司只有地產證,卻無抵押物。中科智在得知消息後,主動對 其核心資產進行分析,發現該公司的核心業務並不是房地產,而是軟件開發。於是,中科智以該公司的軟件著作權和核心骨幹的個人無限連帶責任擔保作為擔保條 件,為該企業的3000萬元銀行貸款作擔保,解決了企業的燃眉之急。而這類案例在中科智發展的過程中不勝枚舉。

成思危指出,最近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措施中有一條,無形資產也可以抵押,特別是商標。將來我們國家動產、不動產、無形資產都可以做抵押的話,可以為中小企業開闢一種增信。

這與中科智有異曲同工之妙,更準確來說,如果能夠多渠道為中小企業提供抵押,在做好風險控制的前提下,中小企業融資第二難題便迎刃而解。

 融資租賃是更合適的融資方式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金融機構開始走上融資舞台。風險投資、信用擔保、融資租賃、民間借貸、典當等融資渠道逐漸進入民眾的視野,雖然其規模難以抗衡銀行,但影響力日漸壯大。對於中小企業來說,多途徑融資可以有效地降低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

相關專家指出,融資租賃由於自身的優勢,是一種合適的、財務上非常成功的中小企業融資方式。

融資租賃是20世紀60年代世界金融創新潮流的產物,自其產生以來的短短40多年間,已經成為僅次於銀行信貸的第二大融資方式。目前全球近1/3 的投資通過這種方式完成,在美國,固定資產投資額度的31.1%由租賃的方式實現,加拿大的比例是20.2%,英國為15.3%。

融資租賃是大量企業實現融資的一個很重要和有效的手段,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中小企業融資的難度,同時金融租賃和其他債權、股權以及信託等金融工具的結合,產生了大量的金融創新。

有專家介紹,在金融租賃方式下,一方面融資租賃業務手續簡便,環節較少,因此提高了工作效率,節約了時間;另一方面中小企業也避免了自己直接購買 設備所須辦理的各種複雜手續,縮短了中小企業獲得設備的時間,加快了設備的引進速度。因此作為一種融資和融物相結合的融資方式,金融租賃相對於銀行信貸等 其他融資方式更適合中小企業的發展需要,具有自身獨有的優勢。

“然而,中國的租賃市場與發達國家相比存在巨大差距。我國的金融租賃業務是20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初期從國外引進的,但是發展速度非常慢,截至今年7月底,共有金融租賃公司12家,資產總額1081億元。”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易憲容對記者介紹說。

但是作為金融工具的一種,融資租賃不可避免的有自身的諸多限制,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它所能滿足的需求的總量是有限的。從總量的角度來看,國內目前融資租賃相對側重的行業是醫療和公用事業類,但是針對中小企業的租賃服務也在逐步增加當中。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