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額融資岔路口

來源: 代書     發佈時間: 2009/8/4 下午 04:43:15    返回  打印
走,融資去。可前面是個岔路口,這並不意味著你能隨意選擇,也可能意味著你無路可選。融資的道路並不少,但每一條,中小企業或許都只能跨出半步,難以成行。到處都是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呼聲。幾百萬元難倒英雄漢。
走,融資去。可前面是個岔路口,這並不意味著你能隨意選擇,也可能意味著你無路可選。融資的道路並不少,但每一條,中小企業或許都只能跨出半步,難以成行。到處都是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呼聲。幾百萬元難倒英雄漢。

銀行貸款:卡住了

劉強(化名)能想的辦法都想過了,他的企業(下稱“劉強公司”)前兩年還算順利地經過擔保公司從銀行拿到了貸款,但今年卻卡住了。

劉強公司主要從事電力系統新型輸配電設備的研發、生產與銷售,年銷售額已近1億元,但如果不能建立自己的生產基地,公司可能失去很多大客戶。為此,他需要融資1000萬元,算來算去,還差400萬。

2006年,劉強公司成立,當年銷售額做到2000萬元,2007年通過擔保公司獲得貸款100萬元。 “主要是擔保公司有熟悉的朋友,公司成立時間太短,一般的擔保公司不會提供擔保。”

2007年,擔保公司提供的擔保額達到300萬元,2008年加到600萬元。公司現在的廠房是租的,沒什麼固定資產,劉強用自己及公司其他股東的住房作為反擔保。

VC:對傳統行業不感冒

劉強想到了股權融資,這樣可以解決長期資金瓶頸,更加穩定地擴大生產規模。作為公司的大股東,稀釋部分股權他也能夠接受。

劉強是中關村[6.45 1.10%]企業家公益組織“創業成長互助聯盟”(下稱“創盟”)的發起人之一。

“創盟與北京銀行[17.96 -3.34%]學院路支行近期戰略合作,建立'創盟會員融資綠色通道'。”創盟是一家由中關村一批優秀企業家發起的、服務於創業家的公益組織,其執行長、 北京天陽宏業軟件技術有限公司總裁歐陽建平對CBN表示,近期北京銀行為創盟成員企業提供的授信超過2000萬元,即將提供的授信還有4000萬元。

同為創盟發起人的劉朝輝有過一次銀行融資的失敗經歷。他更希望獲得直接融資的原因,除了銀行繁瑣的程序令他生畏,貸款的定期償還壓力也難以承受。 劉朝輝是北京艾迪互動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艾迪互動”)董事總經理,“貸款只能解決短期現金流的問題。從長遠看,股權融資比較合適”。 “(找到願意投的)倒不難,但是合適的不太好找。一是要對行業有關注,與不懂的投資者溝通會存在認知障礙,我們希望它有經驗,給一些建議。 ”劉朝輝說。

與艾迪互動相比,谷數科技(中國)有限公司(下稱“谷數科技”)與風險投資的距離更近。谷數科技首席執行官周濤說:“第二輪融資已經獲得了明確的投資意向。”成立於2006年的谷數科技2007年也曾獲得一位知名天使人的投資。

不過,VC投資週期比較長,“如果遇到合適的,從正式接觸到融資成功,一般需要6~12個月。”周濤說,“同時你也在考察VC。”

即便在中關村,能夠獲得VC投資的企業依然很少。周濤說,相對於企業的數量和規模,VC還是太少,不太成熟。

“VC是個非常窄眾的行業,有機構說,中國活躍的VC不超過50家,看起來有成百上千家,很多都是不務正業的。”啟迪創投副總經理金松說。

“問題在於,假使企業這幾年不是以很陡峭的曲線增長,獲得風險投資的可能性很小。”周濤說。

“VC講得很明確,很少看傳統行業。”劉強說,很多風險基金更看好暴利的行業,劉強公司年均營業收入增長超過30%,“但對VC來說似乎還是太慢了。”

“新三板”:嘗試獲得“信用”

在中關村,股權融資還有另一種途徑,即被稱為“新三板”的代辦股份轉讓系統,2006年1月在中關村啟動試點後,截至2009年5月31日,掛牌公司55家。

劉強也想過“新三板”。他在創盟培訓班認識的同學張旭,就是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凱英信業的董事。

2008年10月掛牌的凱英信業至今只有一筆交易,成交額12萬元。 “新三板”可以定向增發,前提是有人買你的東西。截至2009年5月31日,“新三板”累計成交1534筆,成交股數1.57億股,成交金額7.76億 元,9家掛牌公司完成定向增發,融資總額3.96億元。

金松說,“新三板”的好處是它已經具備了一定的流動性,至少是局部的流動性;雖然流動性差,但溢價還是比沒掛牌的公司高一些。但金松認為,從VC 的角度看操作空間不大:“新三板”的公司“素質”要打個問號,因為VC的很多項目都要求幾十倍的回報,有的“新三板”公司增長率不高,而且多年都不高。

“'新三板'上就是這樣一批企業,有一些亮點,但可能並不是最具成長性的企業。”金松說。

民間融資:非常重要的融資渠道

其實,劉強需要的1000萬資金中只有400萬沒有著落。除了自身流動資金能抽出300萬元,他還找私人朋友借了300萬元(按6%的利息)。對於中小企業而言,親朋好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融資渠道。

周濤說,在創始之初,企業還沒有建立起信譽,融資主要來自3F(family,friends,fool;家庭、朋友、傻瓜)。但從企業規模上來說,劉強已經不能再依賴3F了。

嚴格來說,這樣的方式屬於民間融資。一位中關村管委會人士對CBN說,中關村缺少的是充裕的民間資金,民間融資不發達,所以對銀行貸款等渠道的需求更加強烈。

但隨著商業環境的成熟,企業之間的借貸開始頻繁起來。創盟理事會執行長歐陽建平發現,創盟企業之間的拆借越來越頻繁,目前創盟成立僅半年,成員100多家。如何讓成員之間的閒餘資金更加有效地利用起來?歐陽建平一直在思考。

應收賬款抵押貸款:損失客戶信任

劉強公司的銷售客戶以供電局為主,雖然回款週期比較長,但是穩定。像這樣的公司,辦理應收賬款抵押貸款是比較合適的選擇。在中關村,很多銀行已經開辦這項業務。 2008年底,園區企業應收賬款餘額達1600億元。

應收賬款抵押貸款的前提是債務人要簽字蓋章。 “如果找供電局蓋章,說這些應收賬款要作為抵押,他還會信任我嗎?”

雖然屬於傳統行業,但劉強公司也是科技創新型企業。知識產權質押貸款在中關村已經萌芽,但劉強依然難以得到融資,“我手裡有十幾個專利,但是已經拿到專利權的只有1個。”

銀行對於知識產權質押非常謹慎。交通銀行[10.80 -1.46%]中關村支行行長王愷說,知識產權的退出是個瓶頸性問題,對知識產權價值的評估很難。今年中關村園區表示要建設“兩區三中心”,其中包括技術成果的轉化中心,為知識產權提供交易平台。

賣掉控股權:做大蛋糕

融資的道路並不少,但每一條,劉強都只能跨出半步,難以成行。算來算去,400萬元難倒英雄漢。

劉強奔忙之際,經創盟企業朋友介紹,與一家電力行業的大型國有企業有了接觸。對方有意收購劉強公司的控股權。

如果收購成功,劉強公司背靠大樹,融資將不再成為整日奔忙的問題。但為了400萬元,劉強將失去這家他親手創辦的銷售額已經過億又頗具成長性的企業控股權。

可換個角度想,被收購後企業有可能在完全不同重量級的資源平台上發展,蛋糕做大了,股份雖然變小了,但是事業也做大了。

真的賣掉控股權?劉強還在猶豫。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