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美成功工商融資 只因為還能吃老本

來源: 代書     發佈時間: 2009/7/1 下午 04:18:30    返回  打印
近日,新設貸款類的信託貸款類銀行產品因融資規模收緊而重新受到青睞,在收益略有提高的同時,專家提示投資者註意其中的信用風險。
6月25日,國美現董事局主席兼行政總裁陳曉因國美32億港元融資、貝恩入股國美之交易事項,接受了採訪。他表示,國美當日股價的大漲已經證明了市場認可,交易成功。這理由似乎很確鑿。因為停牌7個月之久的國美,復牌當日全天大漲了近69%,市場如此追捧,誰能說不?

但高興市場大漲的結果,也許離事情的真相很遠。雖然股票不跌就漲,一天震盪幅度超乎尋常,非常可能是公司突然有了或良性或變壞的結構性變化。不過國美這天的大漲,卻不是這個邏輯。

因為國美停牌7個月,整個市場也發生了巨大變化。這7個月,香港恆生指數從最低10676點最高上漲到19163點,週五收盤也維持在18600 點上,最高漲幅接近80%。國美復牌當天69%的幅度,最普通的趨勢分析師也能看出這是補漲,依然跑輸大盤,怎麼談得上國美有什麼特別的好變化,受到市場 熱捧?

冷靜一點看,無非可以說國美還是原來的國美,既沒有因為融資變得特別壞,也沒有因為貝恩入股變得特別好。唯一值得國美投資人及關聯客戶欣慰的是,國美也許平安了。

因為貝恩是一家在全球範圍管理超過500億美元的各種資產,有25年曆史經驗的PE。它完成的交易,應該是一項基本風險有量化標準的投資,是把排 除首富地震餘波考慮在內的。若是無法清除這個風險,這項交易連貝恩第一步的盡職調查都未必能通過,遑論可以通過包括港交所在內的全部法律程序而達成交易?

假如國美這次融資不是在黃光裕出事之後,它要融資雖然是資本市場炙手可熱的項目,但那隻是投行機構圈子裡要爭奪的蛋糕,是一個完全正常的融資行 為。國美的市場能力和品牌,從資本市場上募集30億多點現金,哪裡會算是什麼有噱頭的新聞?國美以往的融資不少,哪一次像這樣流短蜚長?

現在成為重大新聞,無非是想評價國美去黃光裕之後會如何。現在以貝恩的投資,終告結束——國美依然是一個完全符合市場各種標準的公司。但只把這個 交易的成功,總結為黃光裕離開後的國美“去個人化”的成功,不值得高興。這不說明中國公司治理結構全面進入管理層時代,更不不說明我們進入了公司管理要對 投資人負責的時代。

中國公司經營結構現階段還無法言及“去個人化”。國美“去個人化”,不是中國公司經營治理,發生了所有者和經營者分離的改變。對中國公司治理結構 中,公司實際控制人剝奪中小投資人權益的現狀,也無觸及。我們的公司依然籠罩在大股東的陰影下,要么大股東完全控制經營,或連太上皇都不當直接兼做宰相, 出面做經營層——以漠視中小投資人各種權益的方式,進行公司管理和運行。

這種天經地義,不僅大部分民營企業如此,國企更不例外。誰能夠在國資委旗下國企的中,哪怕是它實際控制的上市企業裡找一個不是組織部任命的總裁? 這個總裁不受投資人約束,天地良心俱在,他也只會為上級負責。即便如此誰又能責怪他?他也是忠誠的官,因為委託方並非是投資人。

貝恩和國美交易最多可以看成是排除了首富地震的法律風險,國美的從過去時而來的市場地位、盈利模式,市場依然肯定其經營能力。但這種市場能力,是國美從過去到現在自我發展開出來的證明。

國美及其中國對手蘇寧電器,在中國家電市場的異軍突起造就的成果。它們在相互競爭中為中國百姓提供了世界上性價比最合理的家電服務,同時市場份額 遙遙領先。在充分競爭的連鎖行業中,是中國本土企業自己相互競爭,而不把跨國巨頭放在眼裡的唯一特例。這可以從家電連鎖的國際巨頭百思買,在世界各地都敢 打價格戰,而獨在中國不敢輕言價格為證,也可以從國企控制的其他商業連鎖企業不如沃爾瑪側面證明。

只要稍微有點市場競爭經驗的人,都知道這多麼難得和值得珍惜。

更何況一個公司能否“去個人化”,和公司能否成功並無直接關聯。一個公司由什麼樣的架構來決定公司的成熟穩定和持續發展,沒有現成的答案。家族性 企業、個人魅力型企業,從來沒有從歷史舞台上消失過。我們很難接受沒有李嘉誠的和記黃埔和長江實業,但這不意味著這兩個公司就不具備現代管理結構。

尤其一個公司在其創始階段,在其快速發展的高成長階段,必定和一個偉大的商業奇才聯繫起來的。離開了這個人,公司往往黯然失色。 GE走了韋爾奇如此;沒有比爾蓋茨,還不知道有沒有微軟呢!同樣哈撒韋沒有了巴菲特,公司也許還能有很好的業績,但投資人還會朝聖般嚮往嗎? “去個人化”孰可輕言好壞?雖然無法否認是國美這次“去個人化”暫時獲得了市場認可,但主要還是它有基本的市場價值,現在還不能肯定它會是離開上校的肯德 雞。因為在這次交易終於正常化的結果中,沒有被低估的基本價值完全依靠的是公司的老本。

儘管不用否認這7個月,管理層的努力。但他們的成就需要國美的未來證明,而這個指標肯定不是一時的股價,而是國美未來的市場能力。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