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讓融資救急遲滯了改革

來源: 代書     發佈時間: 2009/6/6 下午 03:54:32    返回  打印
6月5日,證監會《關於進一步改革和完善新股發行體制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的徵求意見階段結束。這預示著自去年金融危機以來,中國股市新股發行被暫停九個月後,IPO重啟已經漸行漸近。
此次IPO的重啟超出投資者的預期。市場預期IPO會在下半年重啟,但5月25日,管理層就拋出指導意見,表明IPO時間提前。同時,前後順序也 有所變動,早前市場預期創業板在先,並結合市場化的新股發行製度一併推出;但是此次主板發行在先,新股發行製度只稍作小的修改,火線上陣。

我們認為,這一提前顯示此次IPO復出的一個重大特點——融資意義更大於改革意義。首先,IPO是在經濟下行背景下一發不可不打的子彈,4萬億投 資計劃出台後,財政資金和銀行資金大量投出,但是民間資金卻始終難以流入實體經濟,這造成間接融資和直接融資比例失衡,加大了宏觀經濟風險,通過IPO, 可以將大量民間資金導入企業和經濟刺激計劃中;二是IPO提前意味著目前財政資金壓力相當之大,特別是地方財政,在房地產土地出讓金減少和上半年稅收收入 減少的情況下,地方政府經濟刺激有心無力,故而通過IPO為企業募資。

由於此次IPO以融資為主導向,所以IPO重啟所帶來的新股發行製度改革的力度和深度並不大。可稱之為微調或者漸進式改進,而非改革。 IPO新規只是通過原有手段對部分局部利益進行調整,平穩了相關方的利益關係。如早前被外界所詬病的新股申購制度,此次IPO新草案規定,參與網下認購的 機構投資者不得再參加網上公開認購,並限制了每一位投資者通過公開認購購買的股票數量,這一定程度上平衡了機構投資者和中小投資者的利益關係。

但是除了少數局部利益關係調整之外,整體上,新股發行製度改革並沒有多大推進,難逃“舊藥換新瓶”之嫌。如在新草案中,管理層把持著新股定價、上 市節奏等方面的最終決定權,本質上仍然實行行政審批。一直以來,在這種審批制度下,新股發行並不是由市場供需雙方決定,發哪隻股票,何時發行,基本上由政 府說了算。長此以往帶來兩個弊端,一是新股發行成為政府調控市場的行政工具,切割了資本市場與實體經濟的市場機理聯繫,這在全球資本市場上都是罕見的。當 市場好時,政府放開IPO,調控市場;當市場不好時,政府又出來救市,關閉IPO,使得A股成為典型的政策市。二是政府之手將股市揉捏成企業融資的工具, 在行政審批下,政府和上市公司把股市當成低成本的融資手段,企業不分好壞推向市場,造成資源的低效配置,而大量成長性好的民間企業由於審批環節而被拒之門 外。

從歷史經驗來看,“舊藥換新瓶”的現象並不難理解。中國股市的優先政策目標一直被定位為融資,早前是“為國企脫困服務”,現在是經濟刺激計劃的必 要補充,所以本次IPO的重啟,基本上沿用這一政策邏輯。這導致——儘管中國股市自建立18年以來獲得了長足的進步,伴隨中國經濟的高速成長,中國股市成 為全球最具有影響力的新興市場;但是與市場容量急劇擴大不相匹配的是,資本市場的改革較為滯後。與成熟市場相比,中國市場在製度建設和運行機制上,依然是 一個新興加轉軌的市場,處於初級水平,制度建設和改革任重道遠。如新股發行的行政審批,二級市場上的法治秩序和信息披露環境等等。

現在,決策層應該從戰略高度來看待中國資本[4.28 -0.47%]市場。政府應該回到市場監督、信息披露的角色中去,推動建立高效的市場化運行機制,完善證券市場法治環境,而不是牢牢把持著審批權,把關企 業上市。在目前全球金融危機背景下,全球增長方式正在重塑,以新能源和新醫藥等為主的新技術革命正在醞釀,資本市場應將大量資源導入新產業和新增長點上, 承擔技術創新和產業升級的轉換平台作用,而不是單純的圈錢工具。
回到列表